【公告版子】

感謝你的到來。

 *BG h文 口味過重請慎入。/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人們都認為我是個古怪的人。

 

無論冷熱,我的左手始終粘著像繃帶或面紙般柔軟的白色皮癬。由於這其實是種病變,強力撕開會疼痛。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粗糙,觸感卻柔軟。

 

從一個定點穿梭到另一個定點,這種遺傳性的疾病太罕見,沒有藥醫,只能靠類固醇勉強控制。也因為那只無用的手,許多人都認為我骯髒,不乾淨,因此換了許多工作。沒人同情我,沒人可憐我,譏諷嘲笑已經不是什麼大礙,但依舊令人耿耿於懷。

 

除了娜娜。

 

娜娜是唯一不會介意的人,同時也是我的主治醫師。比我小我四歲,每當她幫我上藥時總會先溫柔的刮除表皮腐敗的肉類組織,一邊問擔心的看著我,還能忍受那猶如腐屍般地臭味。

 

娜娜天生就不會說話。

 

她的學識很高,台大醫學系畢業。偶時我們會相約出去吃頓飯,她總會激烈的用手語表達她的情感,笑起來特別甜特別美。可能是曾到國外去留學過,對於兩人相愛的言語她絕不會吝嗇於表現,每天每天,她都會傳簡訊跟我說「我愛你,晚安。」第一次感到這樣的幸福,第一次擁有這樣的幸福,我想,若哪天這些真的是謊言,我甘願活在謊言裡。

 

 

目前我在醫院等她,她好像有時會在無菌室做一些實驗,但不曾提起,大概是什麼醫師保密原則,對了,娜娜同時也是生物學家,非常熱衷於人體及動物體的研究。

 

「不乖乖吃藥的話,會像那位大哥哥的手一樣喔!」我注意到一旁的年輕女子專注的看著我的左手。

「嘛嘛,我會吃藥。」大概是五、六歲的孩子吧!不過,在他被他母親帶走的那一霎那,我居然有些難過。

 

娜娜從更衣室的方向走出來,拉著褐色的包包,穿的是清涼的夏裝。

 

(以下對話,關於娜娜的發言都是手語)

「我聽見了,別在乎那些,現代家長都是這樣。」比完,她撩起髮絲,問我說該去哪吃飯。

 

「老地方好了。」我微微一笑,看著早就行動的她,連背影都如此完美。

 

所謂的老地方是一家快炒店,她先走進去坐進了最角落的位子,我點了菜,當然包括了她最愛吃的高麗菜和最愛喝的台啤。

 

「妳不覺得這樣很不搭嗎?」我總會以這個問過上百次的問題來當作晚上的開頭。

她不解的搖搖頭。

「台啤跟高麗菜。」

「很搭阿,最配了,尤其是跟你在一起的時候。」她也總是這麼說,然後喝幾口酒。老實說我很討厭喝酒抽菸的女人,但是娜娜無論做什麼事,都有一種魅力。

 

就這樣的沉默。

我並不害怕我們的沉默,因為通常吃完飯又喝完酒居然還沉默的後果就是我們會去MOTEL

 

我都還沒問她,她就已經給我打暗號了。

 

於是我開著我爸留給我的車,然後到那家最常去的旅館,然後就是辦理、鑰匙,然後房間。

 

我向服務員要了一瓶紅酒,我其實剛剛沒喝台啤,她也只是喝了一瓶罐裝的啤酒。

 

我關了燈,微醺的女人看起來最性感,她喝了一些紅酒,任由我抱她到床上,我用力的吻著她的唇,用舌頭不停的挑逗,想探討她的敏感點。兩隻手輕輕的解開輕薄衣物的釦子,本被壓制住的紅潤立挺起來。我一隻手緩緩地卸下她的衣物,另一隻手則淘氣的在她的酥胸上引逗,她臉色有些害羞,此時我正好脫去她整身的衣物,純白的胸罩散在一旁,由於我只是技巧性的逗弄她的右胸,她膽怯地指了指左胸,我微微一笑,問「可以開燈嗎?」她皺起眉頭。我將手伸進已經濕透的內褲裡,開始一次一次的抽插,她的小穴流出了許多蜜汁,身體顫抖了一下,我也受不了的將堅挺筆直的插入小穴中,一股炙熱在洞穴的外處噴放,使我們都癱軟在床上。過了一會,我拿起面紙,用左手擦拭她的下腹部,她緊抱我,不准我離開。

 

 

我忽然驚醒。

 

娜娜還在一旁熟睡,窩著我的手臂,小鳥依人的,看起來好甜美。

我忽然很想洗個澡,於是小心翼翼的將她推開,不料她還是醒了。

 

「幾點了?」她問。

「五點吧。」我說。

她忽然欲言又止,想比什麼動作似的,然後就去洗澡了。

 

我打點好一切,拿出手機看了一下,然後關機。

她洗好澡,問我要不要洗,我說不,她拿起房門卡,做了手勢叫我離去。

 

一路上我們都沒說話,我護送她到醫院,她說能不能陪我去冷藏室一下,裡面冰凍了一些實驗用品,但是現在有點早,危險。我便跟了過去。

 

在冷藏室門前,她忽然轉頭,開口問我!「你能當我的實驗品嗎?」我瞬間不知所措,她拿出鑰匙把門打開,印入眼簾的全都是──好多冰凍人!

 

每個人罐上居然還有姓名及特殊病症,她使用電腦將一個冰凍罐用軌道傳輸到我眼前,我嚇壞了,但是這裡好像有什麼迷藥,會讓人往冰凍罐前進。

 

我快要踏進去了,我在心底吶喊,卻說不出話來,我往娜娜的方向一看,她淡淡的笑容幾乎看不出表情,這是她第一次幫我擦藥的表情。

 

「不對!」我大叫,把她整個人丟進冰凍罐裡,她的表情及姿勢都因受到驚嚇一般古怪。我很想把她救出來,但罐子的設計好像是一進去就不回來了,我發瘋似的跑出冷藏室,這時醫院已經有許多護士在上班,不知道是怎麼了,在昏迷的前一秒看見,娜娜握住我的雙手,溫柔的看著我笑。─── END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單弦
  • 這種女人好危險www
  • 後面交代得很模糊阿,是因為我不敢想像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1 16:21 回覆

  • 單弦
  • 「神異性」啊讓讀者自行想像w
  • 對阿可以想像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1 18:20 回覆

  • 單弦
  • 再別康橋的結尾就是用神異性www
  • 阿這個不是那種XD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2 14:55 回覆

  • 單弦
  • 就暫且當作是吧呵呵ww
  • XDDDD好阿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13 22:24 回覆

  • 九瀨
  • 哎?!最後結局是怎麼了?!
    話說月牙會寫這種文啊…………我之前是被血浮逼著寫過一篇。你寫的很好哦,認真寫的文都是文學!
    加油!
  • 重發到的留言我刪囉~^^

    這個是考理化的時候忽然想到的,之後還特別拜託理化小老師先幫我登記分數...因為我寫在考卷上.....
    感謝評價阿~~~
    啊?被逼著寫的是哪篇呢?(笑

    沒錯!不論好與壞~認真就是文學^^~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4 20:44 回覆

  • 九瀨
  • 是“狠你”那篇。密码是5
  • 這篇好像帶著某種意味?
    居然還用逼你寫的那個人做為主角OAO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7 18:14 回覆

  • 九瀨
  • …………咳咳,沒錯。各種意義上都是在報復!
  • XDDD

    胡硏 於 2013/06/08 20:05 回覆

  • 落心弦
  • 哇哦......最愛看這種結尾自行想像的文了!!想像空間多!
  • 謝謝

    胡硏 於 2015/06/06 15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