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世界是由水構成的,

 

水很美。



為什麼凜不能單純喜歡水呢?

 

 

有人問過我為什麼不說話。

 

我想「說出來也沒辦法改變什麼」,但我會講給水聽。是水在傾聽。當我傾著身子沒入水中,腦內想著一遍又一遍煩惱的事情,好比說凜,還有老是為別人著想的真琴。

 

如果我跟誰問「凜為什麼會哭?」會得到什麼答案?我知道一定是因為我,因為我贏了他。所以不需要問的,我暗暗下了決心,不再游泳。當別人問起時,我不是不說,單純的不想開口,一但開口一定又是些挽回的詞,動搖我的信念。

 

更不懂的是「為什麼他贏了卻還是不滿足?」這是唯一不懂。難道他喜歡的是游泳而不是水?

 

我不懂。

 

 

我們好像很有緣份的,今天晚上我私下去了鮫柄高中的游泳池,我只是想藉由這裡的水了解凜的想法,他會不會跟我說?我真的不懂。

 

「喲!快要比賽所以過來加練啊?」凜露齒而笑,做了那個彈帽子的習慣動作。「怎樣,我們來看看現在的實力差距如何?」

 

我爬上地板,準備就緒,由他喊秒。他比我快了一些淺下去,游的時候我腦袋依然空白,什麼都不想,只想要輸,我不喜歡看見他失落的眼神。

 

「你贏了。」我贏了。

「沒有,我們再比一次。」我到跳水台再一次做好姿勢,等待他的到來,他沒有來,只是兇狠的看著我,對我說「為什麼我贏不了你!」他的表情清晰的透在我心上。

 

我被壓到旁邊的牆上,我說「我們再比一次。」他又再度大吼「不要!我怎樣比也比不過你!輸的人是我,你為什麼還要哭!」我沒注意到我哭了,用手觸摸自己的臉頰才發現滾燙的液體流下。

 

「凜,為什麼一定要贏我。你贏過了。」我擦拭掉丟臉的淚,撇過頭不敢直視他的臉。

 

他憤怒的看著我,彷彿在等我講下一句話,又好像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。

 

「可是,輸贏會破壞我們的關係,我喜歡凜,不想要失去。」他停止激動,我看見他也掉淚了,方式跟當年比輸我時一模一樣,我又害他傷心了嗎?我走去他身邊,蹲下來往上看「凜,我可以不要比賽。如果你不想。」

 

「你以為我是因為輸你才掉淚?」我點頭,他又再度把我押入牆上。

 

「你剛剛說你喜歡凜,可是凜是男生喔。」他壞心的笑笑,我知道他的意思,我以為他會誤會,沒想到沒有。

 

「嗯,我愛凜。」我淡然的說出這句話。他忽然吻了我。

 

「某人的長期單戀終於可以消失了。」我看著他的雙眼。「嗯?」

 

「我喜歡你的泳姿、喜歡你的個性,不甘心想要拼過你,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比任何人都好,想聽到你說凜好棒。」他撒嬌的把我擁入懷中,我頭靠著他的肩,同樣也抱住他。

 

「凜很棒。」我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