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公告版子】

感謝你的到來。

 

  白雪紛飛,透明清晰的梨花隨著皚皚朦朧的細雪飄落而下,點綴了青銅門前的世界。那男人使用了手上的鬼璽,輕輕一晃,那門就這麼被搖了開來。

  

 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堆書籍,男人走近一看卻沒太過注意,一個勁的往裡頭鑽去,像是找什麼人,或物。那樣的急切。

 

 

  「小哥......。」十年已過。或許在他人角度下,十年是個讓人成長、卓越的一個時段。時間總是飛快,卻也只是在吳邪的心上、手上,割下十幾道傷。

 

  「吳邪.....。」他並沒有忘記他,至今當然他也疑惑。或許是他太不想忘記這個與世間的聯繫。眼前的人本來看似想說些什麼,卻將字句轉化成淚水。有好長一段時間,張起靈就這麼摟著顫抖不停的他,聽他唾棄自己、卻又忘不了自己的種種。

 

  「不...不好意思,回家吧。」吳邪像是忽然察覺到了什麼,停止了哭泣,一轉身準備往回走,誰料卻被對方制止行動,不能動彈。

 

  「那個...小哥?」吳邪半身拖著地,上半身依著張起靈的手,整個人像是傾斜般半躺在對方的身上。一對栗色大眼,水汪汪的看著對方。

 

  「你現在要我出去,它會不高興。」小哥無視著對方的情緒,冷靜道。

 

  吳邪也是很鎮定的看著他,心中盤算著要怎樣才能讓他出去,兩人久久未說一句話。

 

  當然還是吳邪先打破沉默的。「怎麼樣你才會走,不是十年了。」吳邪的聲音有些顫抖,像是怕對方又消失、離開,卻故作堅強。

 

  「它說,必須辦到一件事情。」張起靈清了喉嚨,說「守著門的人,必須找到與世間的關連,才能出去。」

 

  「這不就我嗎?你之前也有說阿。」

 

  「需要證明。」張起靈的眼睛有了閃爍,這僅是一秒,但還是被吳邪給捕捉到了。他困惑中夾帶不安,試探性的問「怎麼證明。」

 

  又過了幾秒,只見吳邪被壓在張起靈的身下,上者兩手撐著地板,不假思索的吻了身下人。

  吳邪雙眼撐大,一副不可置信的想要掙脫這個吻,但不知是氧氣被帶走,竟是越吻越失了力氣,最後只剩下一些嗚呼聲。「靠...你是想小爺死就是了。」

 

  「吳邪,證明。」他這才反應過來,原來聯繫的意思是這個?吳邪腦海忽然有無數個想法冒出來。這個悶油瓶可真是悶到家了,還悶到我家了。他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十年前說個我愛你就結束嗎?非要等到十年後才來解釋誤會?吳邪閃了神,方才上衣才好好的貼在自己身上,現在卻感受到一股涼意。

 

  「你...你慢點啊!我有說我要給你幹什麼嗎?」吳邪躁動,扭著身不讓人抓緊他,卻又不做太大的反抗。

 

  「不能嗎?」他的聲音帶點撒嬌。好像是很熟練般的,張起靈親吻著吳邪的身子,用唇抿著對方的耳垂,再從左邊的肩,到左邊的腹部,惹的吳邪一聲悶吭。

 

  「你妹。」吳邪咬牙到,說「如果這樣可以讓你跟我回去,要做快點!」語畢,吳邪羞澀的撇過頭,那瞬間,似乎是看到張起靈竊笑了一番。他繼續吻著左腹部,往回吻著,時不時還伸出小舌勾了幾下。吻過的地方都像是著火了一般,吳邪難捱的皺了眉,一個翻身將張起靈躺下,失控似的扯開他的褲頭,掏出內部早已脹大的分身緩慢抽送。吳邪是傻了,被眼前這個巨大陽物嚇得是不想張嘴,他嚥了嚥口水,一股腦兒把它吞下,濕潤溫熱的感覺讓平時悶不吭聲的張起靈有了反應,他坐起身子,優哉的看著對方的下一步。吳邪將陽物吞到快要根部,他根本無法翻絞自己的舌頭,梗著喉嚨難受,只好退出來一點,奮力吸允著對方不斷脹大的分身。過了十年,對於張起靈那種喜歡、那種愛,如今變成了無比的渴望。他不斷的壓抑自己,不敢宣洩放任,但今日他算是放開了。也是今日讓他了解到,他多想要張起靈這個男人。

 

  吳邪吞吐了一下陽物,將對方的退出自己的口內,用舌從根部沿著邊緣迅速撩起,差點害對方洩了。像是懲罰一般,張起靈盤住吳邪的腰,兩人成六九式的倒掛,他握住對方的稚嫩,開始快速的抽動,一身機靈,濁白就這麼噴灑在張起靈的嘴旁。他舔了舔自己嘴邊的白液,這樣的動作更添淫迷,讓吳邪羞的抬不起頭。

 

  張起靈一個勁的抱住吳邪,讓對方躺在布上,吻住對方,所有不滿都被吞回肚裡。這吻,吻的擦槍走火,吻的走火入魔,明明只是幾十秒的吻,卻讓吳邪感到是幾世紀的久。張起靈放開對方的紅唇,轉而專心的攻略他的小穴。

 

  「小哥...痛。」乾澀的小穴突然被插入一指固然是很不習慣。吳邪難受的扭扭腰,但這個舉動在張起靈眼裡看來是更加誘惑。

 

 

  「吳邪,放鬆。」這聲音暖得讓人沉,像是著了魔力般的,後穴漸漸的能納入兩指,奇長兩指就這麼在小穴裡悠著轉,吳邪想了想,心說自己一個大男人,追著另一個男人跑了十幾年也就算了,如今還被當女人桶,真不是滋味,酸溜溜的道「敢情您悶油瓶當我是墓穴阿。」此話一出,吳邪發現不對,悶油瓶哪知道他是悶油瓶啊!

 

  「吳邪,你剛才叫我什麼?」果不其然,張起靈發現了疑惑。

 

  「小哥阿...,你不要生氣阿...,你就算生氣也跟我回家好不好?」講到這,吳邪鼻頭又酸了,咬著下半唇,努力去壓抑蜂擁而來的淚水。小哥嘖了一聲,舔了對方紅的眼睛,抓住對方的雙腿,挺了進去。

 

  「阿....疼!」這下可真是哭出來了,吳邪可從沒想過自己會是下面那個,更沒想過會痛成這樣!「你拿出來!拿出來!」看了對方難過的眼神,張起靈抽出自己,邪惡的看著對方。

 

  「真的要拿出來?」被填滿的小穴瞬間空虛,讓吳邪很不習慣。全身熱的跟火一樣,躁動不安。「起靈...求..求你了。」夾帶著淚水與哭腔,吳邪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聲音。說不定,張起靈這傢伙就是天生來剋他的。

 

  「求什麼?」你娘的!!!小爺生平沒人可以這麼折磨我。可在情慾和性慾交加之下,是為身不由己。「求你進來...快...。」像是命令般的,張起靈迫不及待的將自己挺入。

 

  「起靈、快...哈...再快一點。」甜膩的呻吟就是最佳的催情劑。適應之後吳邪莫迷的配和張起靈的索求。整個空間內瀰漫了淫迷與兩個人撞擊的嘖嘖水聲,張起靈不斷的加快速度,並且一次比一次還要激烈,還要更深。吳邪彷彿失控般的纏上對方的肉身,張大自己的雙腿讓交合更加緊密。「哈...阿。」最後一聲高亢,濁白灑在兩人的腹部。而張起靈也用力一挺,將熱液全灑在花心。高潮後的兩人仍是緊緊依偎,貪戀著對方的溫度不願離開。

 

  「其實沒有要證明。」沉默了許久,張起靈忽然開口,這一話嚇的快要睡著的吳邪好大一跳。

 

  「我只是...」張起靈欲言又止,彆扭的說道「不知道該怎麼表達。」

 

  「怎麼表達什麼?看見我的感覺?」吳邪不以為意的說。

 

  「我愛你。」這一句話可是暖了吳邪的心腸,十年來的不安總算放下,吳邪離開了對方,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,就看見股溝之中有什麼液體流出。

 

 

  「張起靈!」吳邪怒喊,青銅門後盡是他的聲音。但,責備的語氣之中,帶的卻是滿臉笑容。

 

 

 

EN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f3819983
  • 我可以給意見嗎XDDDD
    你寫完要順一下詞彙,比如說"一個翻身將張起靈躺下"其實這動作有點難明白XD
    吳邪一個翻身,將小哥推倒在地上,急躁的拉開小哥的褲頭,已經半挺立的凶器呈現在自己面前......
    就是動作可以描述的細膩一點XDDD文筆不錯,不過標點符號跟分段要注意一下,還有錯字。
    ......刪節號後面不加句號,講話結巴時可以用頓號"不、不好意思......"
    還有就是吳邪不叫小哥起靈,最多也只叫小哥> <
    我之前也是都把吳邪叫小哥起靈,後來被妹子說張起靈只是個責任的名字,而叫小哥才是真正屬於悶油瓶這個人,所以吳邪還是盡量叫小哥會比較好XD
    我覺得在青銅門後這個梗挺有創意的阿,不過如果能更加強一下青銅門後面的環境會更不錯XD
    加油> <我剛開始寫肉文時也被評過~
  • 嗯,感謝評語。
    不過以我的性格來說....要打成像你那樣的水準可能還要很久....?
    ˊ_>ˋ每次打H文都會放大半年才繼續打,總是打到一半就打不下去了(畫面問題(等等
    我知道張起靈是責任名字,只是據說歡愛時攻通常希望受叫他的名字?

    ˊ_>ˋ感謝提點喔!

    胡硏 於 2013/12/22 00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