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公告版子】

感謝你的到來。

三叔十年文梗
前虐後甜
求狠評
※首發FB社團

 

 

 

 

  「吳邪仍在,不見天真。」這句話不知怎麼的已經傳遍吳邪所涉及之處,自從張起靈走後,吳邪變了很多,從一個無知的男孩,成了現在的模樣。

 

  沒有人知道吳邪內心的想法。事情過去以後,胖子有空還是常常去找吳邪。他知道吳邪和解雨臣兩人具體在搞什麼,只是這淌水,他是踩不下去了。

  開始反擊之後,吳邪常常差點把命給賠上了,胖子每次都會去數落吳邪幾句。這些年,他才發現,自己已經看不出這老友的心思了。

 

  就在胖子左思右想之時,吳邪坐在他的貴妃椅上抽了根菸,笑道:「那傢伙再一年就回來了。」

  胖子沒多搭理他,就把菸搶過來熄了:「你他媽少抽點,當心活不過明年,胖爺我也不想吸二手菸。」

  「我是覺得我活不過明年。胖子,你說那傢伙明年出來,是不是會問我:『你是誰?』。」吳邪笑的燦爛,就像當初一般,只是胖子看著,免不了有些心疼。就道:「你吃屎吧,說不定人家先出來了。」話一完,吳邪沒有搭理他。本想再說些什麼,就聽吳邪悠悠一句:「是你?」

 

  胖子的位子是背對著門的,加上來者無聲,他只好回頭看,不看還好,這一看,嚇的他差點閃到腰。

  胖子轉回身,心裡想:媽的,見鬼了,這七月的,身後這小哥是真活著還是?退出盜墓一行後,胖子膽子明顯變小了,趕忙打哈哈道:「天真啊,你胖爺我話靈,你快跟你家那口子好好聊聊,不打擾,不打擾了。」說完,一溜煙的跑出吳邪的古董店。

 

  「小哥,坐。」吳邪笑盈盈的指令張起靈坐在方才胖子的位子上,張起靈到也不忌諱,如以往的風格,沈默的坐下。

  「我說,你還記得你是誰?」吳邪這次沒問對方認不認識自己,卻率先把問題丟給張起靈。他見張起靈搖頭,本想做聲,卻又罷,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好一會——其實是吳邪用玩味的眼神看著張起靈。

  「我確實不記得我是誰了。」他聽見張起靈緩道:「可是我記得你。」

  「哦?幾年不見,誰知道你是不是忽悠我。」吳邪用著一種極其冷淡的口吻說著,可懂他的人就知道,看似冷靜的背後,他內心受著無比巨大的折磨。

  「吳邪,年三十六,經營一家古董店,裡頭有個員工叫王盟。」他緩慢的說出,這的確無誤,但也是多年前的資料了,他不曉得,吳邪除了本名,還有化名關根,而職業,也還有另外兩個。

 

  「我說這位小哥,多年未見啊。」吳邪還是笑著,但眼中再無一絲笑意,剩至還有些銳利,他道:「你他媽出來幹嗎?」

  雖然吳邪沒有喊的很大聲,但張起靈還是有點嚇到,眼眸滲出了些許驚恐。吳邪又道:「你若不出來,我大可不用掛心你,我大可放下,我做了十年的準備來忘記你,可你又再一次讓我失望。張起靈,你能不能讓我猜對你一次?」他的情緒逐漸不穩,聲音還是挺柔和的,也不像真要趕張起靈走。

 

  張起靈走向前,下意識把情緒快要崩潰的人抱住,胸前便感到濕熱。張起靈蹲下身軀,抬頭輕吻了吳邪。他看著對方的表情從倔強到驚恐,眼角還殘留著淚水,他溫柔的吻了吳邪的眼角。

 

  「原諒我。」張起靈瞇眼看著他。
  「不要。」吳邪固定住對方的臉頰,用力的吻住他,將自己的舌頭與對方交纏,霸道而無縫隙,不斷吸吮對方口內的香氣,直到氣喘吁吁,才戀戀不捨的放開。

 

  他們的愛情,就是這樣,一個不會說,一個不敢講,可就是這樣無言的愛,更勝多餘的關懷。

 

/

  感謝看到最後的你,我寫的不好,可這是我想寫的感覺,歡迎批評指教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薔薇
  • 不懂 為什麼瓶子早一年出來
    外加瓶邪啞吧期待新的文喔
  • 這是很早的文章XDD,而且是短篇,所以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。
    然後是"邪瓶"哦XD不過這個是有生之年系列,因為腦動太大(加上我是學測戰士)。
    感謝不嫌棄><

    胡硏 於 2016/08/21 21:27 回覆

  • 納緹尼亞
  • 非常完美的同人文,很有那個畫面,
  • 感謝肯定。

    胡硏 於 2017/09/01 12:1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