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公告版子】

感謝你的到來。

※瓶X沙海邪

※文筆爛有

 

  今天已經是吳邪將張起靈從長白山帶回來的第三個月。
  吳邪弄著盤口,老覺得怎麼不對勁。他腦子抽痛了一下,每次想事情時他都會間歇性的頭痛。他從包裡掏出黃鶴樓,吞雲吐霧了起來。

  「小三爺,這次張爺下斗,要跟?」夥計這麼念著,吳邪揉了柔眉心,他顯然不知道這件事情,道:「他幹甚麼又下斗。」

  「傳很久了,似乎是黑瞎子要人。」這夥計是剛培訓好的,還不清楚張起靈其實已經待在吳邪家待很久了。事實證明,飯可以亂吃,話不能亂講,才說,吳邪就開始不高興。

  「嗯,這裡忙完了,我回去了。」吳邪踏著沉穩的步伐走著,他與從前相差太多,那個距離是沒有辦法以單位去衡量的。趴坐在店裡的王盟常常在發呆的時候感覺這個距離,可轉念又不想去想了,他知道,去想一個未知數或一個未知的問題,可是會惱死人的。

  「小哥。」吳邪前腳踏進西冷印社裡,就見張起靈坐在貴妃椅上發呆。他看見這人就不太爽,直道:「黑眼鏡要你去下斗?」

  「嗯。」張起靈望向他,沒多表示,又盯回了天花板。

  「他居然連我的人也敢動?」吳邪嘴裡帶著一絲嘲諷,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。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,還是舊式的,但也捨不得換。

  「吳邪。」正當吳邪要撥出電話給黑瞎子時,張起靈驀地抬起頭,平穩地說道:「我不是你的人。」他想了想,又道:「可你是我的。」

  要是以前,吳邪肯定會像個小婆娘一樣吱吱嗚嗚了起來,可現在不同。他收起手機,玩笑似的靠往張起靈那邊,坐在貴妃椅的手把上,手攬上椅背,笑道:「何以見得?」

  「吳邪。」張起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沒頭沒尾的又講了一次他的名字,他到也習慣了,「什麼事。」

  「等我回來,我娶你。」他又道:「就兩個禮拜。」

  吳邪笑笑的吻下去:「逾時不候。」

  張起靈淡笑,又輕吻了吳邪,道:「不見不散。」

 

- -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您的暱稱 ...
  • 不要啊小哥!這是立flag啊!!
  • 這篇完結了哦

    胡硏 於 2015/09/11 21:3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