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瓶X沙海邪

※文筆爛有

 

  吳邪對解雨臣使了眼,想問他是不是真沒帶錯路。解雨臣聳肩表示不清楚,以前也沒聽過這種墓穴消失的情況。他們只好整裝,重新在這片地裡尋找。由於這個地方是一片草原,左來右看,長得近乎一致,只得用人力慢慢地割開草叢,才能作業。

  解雨臣打算以失蹤穴口當圓心,往外延伸半徑五百米開始尋找穴口。這個草原廣大,這樣還是不著邊際。一行人找了個把個小時,仍然是什麼也不見。

  吳邪找得滿頭大汗,若那斗的口不在這裡,還會在哪?他用衣襬擦掉臉上的汗,才一張眼,一陣火光衝擊了視覺,爆炸的聲音轟隆隆地從地下傳出來,灼熱瞬間瀰漫了草原,野火恣意逃竄。解雨臣立馬叫夥計去弄來灑水車,萬一這草地給燒了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  水一灑下去,熱度被澆熄。經過調查,發現爆炸是從剛才那失蹤的洞口的下三位炸出來的。聞此消息,吳邪慢條斯理的穿著裝備,解雨臣等的非常不耐煩。

 

  「是誰他媽叫我來的?你不能快點?」

 

  「這事不急。」吳邪說道,他這次到沒再點煙了。

 

  「你他媽能不能有點反應,這一副冷靜的樣子看了很討厭。」

 

  「我不管是什麼樣子,終歸有人不喜歡,所以,我不會再改變我的樣子。」吳邪說著,就順著剛才炸出的洞口給滑了下去,通知也沒有,嚇了解雨臣一跳。

 

  吳邪滑了好一會兒,終於到了底。裡面黑漆漆的。吳邪拿了個火摺子照明,眼前沒有一個人。他正想叫些什麼,往天上一看,就是那些壁畫。吳邪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,繼續悠閒地走著,像走馬看花似的。突然,墓是天旋地轉,他整個人被狠狠地摔了一個眶啷。

  「他ㄚ的。」吳邪罵道。果然這幕是會轉的。可他在往後一看,剛才來的通道已經不見了。

  吳邪笑了出來,那些壁畫已經被移到了吳邪右手邊的那面牆。他細細揣摩這面牆,總算是整理出了一點重點。

  有個唐代墓室設計師設計了一套折磨後人的墓。但是只要入了主墓室的棺材,下面有個通道可以走出去。吳邪看完得到了這個結論,覺得也未免太簡單。

 

  「老闆!」前方有些微火光,是阿寅。吳邪看到他身後還跟著張起靈,心理的石頭放下不少。吳邪看似游刃有餘,其實擔憂寫在眼底。

 

  「你們來的時候為什麼不走去主墓室?」吳邪問道。

 

  「走那裏,是死胡同。」張起靈淡淡道。

 

  「死胡同?你走過?」

 

  「嗯。」

 

  「那你當時怎麼出來的?」

 

  「吳邪,所有的事情,我只記得你。」吳邪看著他認真的眼神,無奈道:「等我們走出去了,你再講甜言蜜語也不遲。」

 

  「吳邪,我會把你給弄出去的。」

 

  「走了。」吳邪沒搭理他的話,只是逕自的繼續看著壁畫。張起靈突然一個用力,就把吳邪給拽了過來,順便招手意識阿寅要跟上。他們一直走得很快,這已經是慢跑了,可速度只增不減。途中張起靈不知道用手指在算著什麼。很快的,他們來到長廊的另一端,另一端有光亮。天上也有像方才壁上的畫,而且一模一樣。

  這時吳邪才明白,原來設計者將墓室設計傾斜,並且使用障眼法讓兩側看起來一樣,再來讓墓室定時翻轉九十度,即能輕易達到防盜墓的效果。

 

  張起靈讓吳邪跟阿寅先鑽了上去,自己墊底。吳邪爬得很熟練,倒是阿寅慢了許多。等到一半的時候,墓室突然又劇烈搖動,怕是要翻轉。吳邪一個急,將阿寅給拉了出來。連拖帶喘的也把張起靈給拽了出來。

 

  「你們終於出來了,我差點就要叫上胖子了。」解雨臣脫下剛才套好準備下地的裝備,趕忙將三人扶往休息區。

 

  「為什麼要叫上他?」吳邪脫下裝備,滿身大汗著問。

 

  「叫他給你們念經,我只知道夫妻怎麼超渡,沒念過夫夫的。」吳邪白了解雨臣好大一眼。一行人換妥衣服後,簡便的吃了點食物,就上路搭火車。

 

  「婚禮記得發邀請函阿。」車站時,解雨臣對他們揮著手,喊道。吳邪也揮著右手,左手握緊張起靈的手,像是怕他跑掉似的。這時張起靈甩甩右手,意識要吳邪放開。他從衣服口袋內拿出一個玉指。目測是陪葬品,賣個二三萬不成問題。

  「小哥,你不像是會摸東西出來的人。」吳邪一臉困惑,問道。

  「娶你用的。」吳邪突然將玉指搶了過來,套上自己的手,雙手捧住張起靈的頭,狠狠的吻了上去。火車兩端的人都目睹了這件事情,他們無不驚訝,無不恐慌,但是吳邪不在乎,他在乎的,從來都只有他身邊的人而已。

 

  而最在乎的,是張起靈。

 

--EN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