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瓶X沙海邪

※文筆爛有

 

  吳邪嘴裡嚼著口香糖,身穿西裝。他站在全身鏡前調整領帶,胡亂摸著桌上的紙,把口香糖吐掉,丟進垃圾桶,然後筆直地站了起來,拍拍身上的灰塵,走出了更衣室。

 

  張起靈早就在外頭等地不耐煩,二郎腿翹的老高,眼神半瞇半瞇的。吳邪走過去坐在他的右邊,側身靠近張起靈的臉。這時張起靈的眼睫毛微微顫抖了一下,嚇得吳邪差點整個連人帶椅的往後翻。他定了定神,又重新看向身邊的那個人,覺得這一切都太不真實,吶吶的咕噥:「我說我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,就碰到你這叫人心塞的。」

 

  這時張起靈突然睜開了眼,右手迅速地穩住了吳邪的椅子,好讓他不摔個四腳朝天,倒是整個人半攬進了他的懷裡。

 

  「你說你怎麼就醒了,走吧。」吳邪一臉假鎮定,裝模作樣地從對方身體爬起來。才想離開,左手就被制住。

 

  「你靠過來我就醒了。吳邪,我叫你心塞?」張起靈淡淡地笑著,聲音有些沙啞,平淡卻帶點專屬的溫柔。吳邪嚥了嚥口水,道:「你說我等你多少年了?」

 

   張起靈突然將吳邪大力地拉了一把,吳邪整個人跌坐在張起靈的腿上。他在吳邪耳邊低沉道:「這不就要娶了嗎。」吳邪將左手一扣,往前一站,反著抑制了張起靈,卻擋不住面色羞紅。

 

  「走了。」吳邪就著麼拉著他的手往準備室裡走,張起靈跟在後頭,臉上有擋不住的笑容。

 

  會場上只有草草幾人,吳邪他父母是沒那顆心來看了,當初聽聞這個消息,也只是冷靜地接受,畢竟看著他兒子為了一個人等了不愛不娶的,如今有著歸宿,終是好結果。但要兩人真的給什麼祝福,還是困難的。

 

  就在牧師念誦經文之時,吳邪用餘光瞄向台下,黑瞎子跟解雨臣在那弄著玩,胖子站在潘子旁的那個位子。當然潘子那位子上是沒有人的,仔細一瞧會發現,座位上擺著菸灰缸,裡頭放了一根點燃的煙。而這個菸灰缸,靠著的不是椅背,而是一張有些模糊的黑白照。

 

  就在牧師問出有無人反對此婚事時,吳邪突然道:「小哥,你等我一下。」他從台上穩穩地走向了胖子的位置,來到了遺照的面前。他從口袋裡摸出兩個一元,將一元放在掌心上,合掌起來。嘴裡念念有詞,然後將銅幣拋往地上,又將其撿回來。

 

  他慢條斯理地告訴牧師,所有人都同意了。這時,大夥兒都知道,他在幹什麼了。

 

  瑣碎儀式完畢後,就是敬酒的時刻。一群人鬧哄哄的,霍秀秀也來了。明明只有草草幾人的小型會場,卻比大場排還更加熱鬧。

 

  「幾年前你看到我還會躲,怎麼就來了?」吳邪喝得有點多,直言不諱的對著霍秀秀說道。她倒也沒有生氣,笑道:「小時候說過要嫁給你,結果不成。現在看你嫁給別人,心裡到也平衡了。」吳邪抽抽嘴角,敢請霍家女人一個比一個黑。

 

  他們就這麼鬧阿鬧的,直到夜半才歸回自己所租的酒店。吳邪大概是高興,已經醉沉了過去。霍秀秀幫他們兩攔了一部車,離別時不忘道:「新婚快樂。」張起靈愣愣地看向她,覺得她既陌生又眼熟。心裡想到,這姑娘,仍然是長大了。

 

  「找個人嫁了吧。」張起靈以為她會答嗯,連霍秀秀也以為張起靈會答嗯。沒想到他卻說出了心裡話。張起靈關上車門,報了地址,看向一旁睡的死沉的男人,不自覺得捏了捏對方的臉。他又收回手,覺得自己愈來愈不像自己了。

 

  最後他付完車費,把吳邪抱上了酒店。他自己梳洗了一番,又幫吳邪脫下衣服,卻遲遲沒弄下底褲。他將空調降低了一點,讓吳邪睡在床鋪上。自己看了一會兒書,又看了看在床上不定時翻身的人,毅然決然地鑽進了被褥裡。

 

  吳邪醒來的時候居然沒有頭痛。這是他這幾年來睡醒時唯一沒有頭痛的一次,也是唯一沒有作夢的一次。因為剛醒還無法看見身邊的東西,卻突然感受到高低起伏的呼吸,以及被圈制住的身體。他突然發現自己一絲不掛,居然下意識地往自己的後穴撫去。他慢慢地轉過身來,面對的就是張起靈那張標緻的臉蛋。因為燈光昏暗,他還有些看不清楚。可他不知怎麼的就是想吻上身邊這個人的唇,想知道他的反應。他把這一切都怪罪於酒精,其實他已經不醉了。

 

  「吳邪?」張起靈是一個很容易醒來的人,自然也發覺了他一連串的小動作。

 

  「別說話。」吳邪慢條斯理的吻著張起靈。張起靈好整以暇地回吻著,不快不慢的跟上對方的節奏。

 

  吳邪卸下了對方的底褲,右手恣意的在股間遊走,若有似無的撫摸著張起靈的下腹。張起靈一個皺眉,左手順著吳邪的腰輕輕捏了一把,吳邪整個人就軟了,剛才的氣勢全無,顫抖的被張起靈摁進懷裡。

 

  吳邪底氣不足的看著他,張起靈勾起唇角,瞬間吳邪就呆了,沒注意到自己的分身已經被人套弄了起來。

 

  「你他媽….犯規。」張起靈溫熱的手掌貼上,吳邪的下身立馬又大了一圈。張起靈快速抽動了幾下,一股濁白就這麼散在掌心。高潮後的吳邪有些脫力,眼神渙散著。

 

  「吳邪,我覺得我太晚了。」張起靈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逕自說了起來:「十年太久了。」

 

  吳邪覺得好氣又好笑,道:「怎麼現在說這個,虧你當初還堅持的要命。」

 

  「小時候算命,我會刻死身邊所有人,所以被遺棄。」張起靈的話中帶點不自覺的無奈,他又道:「所以我,能救一個是一個。這有點像是贖罪,有點像是我欠了這世界什麼。」

 

  「所以,我怕我害死你。」吳邪這才知道,張起靈所顧忌地從來都是別人。吳邪突然笑了出來,笑容如同孩子般天真,就像十幾年前他們初遇的那樣,無邪。

 

  張起靈看傻了,吻了下去,唇舌擦過齒間,吻的吳邪上氣不接下氣的。他喘道:「你小時候都超過一世紀了,算命也不帶兩輩子的。」

 

  張起靈應了聲,拉開床頭櫃子胡亂摸了一通,就往吳邪股溝內探去。吳邪嚇了老大一跳。張起靈先在洞口內探了探才插進去,異物進去的感覺讓吳邪很不能接受,胡亂扭動。張起靈把吳邪這些舉動都當作了挑釁,跨下也漸漸大了起來,頂弄到了吳邪,很快的,吳邪臉一熱,安分地不動了。

 

  張起靈將自身擠進去時,吳邪的後穴還是緊的嚇人。張起靈一個翻身把吳邪壓在身下,又將他的腿跨在自己的肩上。手輕柔的撫著吳邪的臉龐,吳邪面都被刷白了,痛得咬緊嘴唇。他勒著張起靈脖子,到讓他也有點喘不過氣。

 

  「別做了吧。」張起靈看著對方難受,想把自己分身給抽了出來,沖沖冷水就算了。吳邪突然抑制住他,又一個翻身,坐在他身上。兩人下身還是連著,這一大動作又讓吳邪咬緊了牙。

 

  「爺今天他媽就要定你了。」說完,他緩慢地動了起來,惹的張起靈把持不住,又一次壓倒他。

 

  「嗯….哈。」被頂到不堪玩弄的那點時,吳邪不爭氣的叫出聲,自己都覺得羞愧。張起靈被這聲音弄得更加慾火焚身,道:「好聽。」吳邪懲罰似的咬了張起靈的肩,惹得張起靈又大力抽差起來。

 

  「小哥我快了嗯。」張起靈一用力,一股灼熱射入花心,燙的吳邪也噴發了出來,淫迷染滿兩人腹間。張起靈好整以暇地看著吳邪高潮完後懶散的容顏,吳邪憤道:「看什麼?」

 

  「看你。」

 

  「都看這麼多年了,不膩?」

 

  「就你不膩。」說完,沒等吳邪反抗,把吳邪公主抱式的送進廁所。也意外對方沒有躁動,只是乖乖地讓對方清理。遮騰完後,吳邪躺在張起靈的胳膊上,聞著他好聞的藥草香,就在快睡去之際,張起靈一大前進,把吳邪整個人抱進了懷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