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小段子六】圍巾

  冬天到來,冷空氣懸浮而下,向來怕冷的吳邪突然起了織圍巾的興致,早在之前,他就默默地一針一線勾著圍巾。

 

  這天大早,他開心地跑向張起靈身旁,讓對方看見自己織好的圍巾。吳邪織的圍巾跟一般的有點不同,是將兩邊都縫合,中間有洞的造型。

 

  「嗯?」一如既往地,張起靈沒有多理,吳邪腦子一轉,兩個茶色眼珠子在眼眶裡鬼靈精地轉動。突然,他就把掛在自己脖子上的圍巾,也套進了張起靈的脖子。由於兩人身高沒有太大差距,也就順利的將兩人框在一起。

 

  「嘿嘿,我們這樣就暖和多了。」吳邪笑看著對方,張起靈起先沒有動作,愣了好一會兒,突然一個翻轉,把吳邪按在牆上,眼神銳利的盯著他。

 

  「你要幹嘛!」吳邪大喊,然而張起靈只是無奈一句:「我以為你要我對你幹嘛。」

 

  「我只是想引起你注.........小哥......。」就這麼,吳邪被張起靈吻著,一路吻到了房間。

 

【小段子七】負責

  吳邪是s高中的學生,週一,他非常憤恨的來到學校,走到張起靈身邊。

 

  「小哥!你知道你那天把感冒傳染給我了嗎?你害我去不了補習班!你要為我的損失負責!」吳邪憤憤道,張起靈訥訥抬頭,「哪時?」

 

  「就是那天你感冒,我去你宿舍照顧你,你卻突然突然」吳邪陡然欲言又止,最後講了「突然吻我

 

  「嗯,吳邪。」張起靈突然正經八百地端坐,「我會負責的。」

 

  「怎麼負責?」吳邪本只是想討價還價,孰料張起靈如此正經。

 

  「把你娶回家。」

 

【小段子八】愛我別走

 

  最近張起靈有著嚴重的鬱悶心情。

  他三不五時就會聽到手機鈴聲,唱著:「愛我,別走,如果你說,你不愛我~」

這讓幾個禮拜後要去北京跟黑瞎子吃飯的他非常憂鬱。

 

  「吳邪,我不去吃飯了。」這時吳邪的手機突然響起,熟悉的旋律伴在耳際,吳邪按著困惑看著張起靈又接起電話,良久,通完話後就問:「幹什麼不去?你良心發現要留在小爺身邊,不去談下斗的事了?」

 

  「歌。」張起靈沒多做解釋,直接就走了。吳邪到底茫然,隨後笑了笑:「看來設這個歌達到目的了。」

 

【小段子九】禮讓

  張起靈是吳邪的高中同學,兩人從開學當天就認識了。吳邪常常被對方耍的團團轉,卻依然會找張起靈一同玩,兩人可以說是形影不離。

 

  「小哥,我突然發現我們從分組到坐位都是一起的。」吳邪停下動筆,看向一旁的張起靈。

 

  「我安排的。」張起靈打了一個小呵欠,「成績高好辦事。」

 

  「胡說!我成績比你高。」吳邪反駁道,張起靈愣然,又輕笑道:「我以為我讓的很明顯了。」

 

【小段子十】師生戀

  「小哥,你這麼鬧我,我做不了報告...。」吳邪穿著黑色吊嘎,坐在電腦前努力地專心看著螢幕,奈何思緒一直被身後那雙大手偷走。

 

  「哪個教授出的?」張起靈邊說,腦袋瓜邊一道耳垂旁,伸出舌頭舔舐著吳邪的耳垂,惹得對方不時發出呻吟。

 

  「你...這難死人的報告他媽只有你會出好嗎!」吳邪轉過電腦椅和張起靈對視,口吻到不像生氣。

 

  「吳邪,別做報告了。」張起靈不管對方,繼續在吳邪身上點火。吳邪用力的推開他,道:「你這樣我期末還過不過啊!」

 

 張起靈思考了一會兒,又繼續撫摸吳邪,並且在對方耳邊輕聲道:「我讓你過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