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說天真,你在刻什麼啊?」胖子笑嘻嘻地跑進西冷印社裡,看到吳邪拿著一個長方形不大的石板,專注地刻著字。

 

  「我不叫天真,我叫小三爺。」吳邪放下石板,拿起黃鶴樓抽了起來。

 

  胖子往桌上一瞧,瞄到了三個用瘦金體刻下的紅字,「張起靈」。

 

  「我說天真吶,你刻這個像墓碑的東西是做什麼?」胖子依然故我的叫吳邪同樣的綽號,吳邪也就不理他,用力吸了一口菸後,再緩緩吐出來,胖子被他那吞雲吐霧,愛理不理的樣子弄得有點火大。

 

  「九年了,事先刻好。」吳邪終於說話,他輕輕笑著又道:「如果他明年陳屍於我眼前,我葬他;如果我明年看不到他,我依然葬他。」

 

  「天真,我說你啊....」胖子才想說什麼,又被吳邪打斷:「胖子,我終於瞭了一樁心事了。」

 

  胖子看著吳邪的轉變,心裡還是不捨。他看了看繼續刻石板的吳邪,又望向熟睡的王盟,心裡一聲感嘆,走出店內離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