崩角注意
老悶視角
求批評

 

 

 

  我回來後還是失憶了,不過沒有太多失落,起碼我還記得一個人。

 

  那個人很天真。我活了很久,久到我已經不想去算今日是何年,我一直以為這種天真只有在孩子時期的人,才能如此。

 

 

 

  現在,他硬是拖著我去買場,說要幫我買日用品。

 

 

 

  「小哥,你看這雙拖鞋,能穿吧?」我輕輕點了頭,有點不太明白,道上那些人都說吳邪變了,可他到底哪裡變了?在我看來,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天真。

 

 

 

  買了許多東西,吳邪拿著一包比較輕的要我提,另外兩包重的則是由他自己拿著。

 

  因此我走的比較快,沒多久就聽見他喊:「你走慢點啊,想累死小爺我啊。」

 

  我沒有回頭,只是停下腳步,等著他超越我。

 

 

 

  「吳邪。」我叫住他,輕笑了一下,應該有笑吧。「我不會回頭。」

 

  還沒等我說完,他劈頭就笑罵道:「哦?又要去找什麼他媽的記憶?我說,三爺我可不是好惹的。」吳邪露出平時商業性的笑容,我知道那不是他的本意。我緩道:「可是我會停下腳步等你。」

 

 

 

  吳邪放下手裡的大包小包,朝我飛奔過來,用力的抱住我。

 

 

/
老悶:不要欺負面癱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