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邪和張起靈坐地鐵。

 

  要不是自家的小金杯終於宣告生病,這麼短的路程他才不會選擇地鐵這樣壅擠的交通工具。吳邪一臉憤怒的站直,他身後抵著車廂,臉就差一點貼向張起靈的臉。

 

  像這樣近的距離讓他也很憤怒。

 

  現在是夏天,地鐵裡人多吵雜,悶熱就算了,空氣也不新鮮,好像是二氧化碳作的祟,吳邪腦子暈呼呼的,居然直直地貼上張起靈的唇。起初張起靈是驚訝的,但很快的,他撫上吳邪的後腦勺,加深了這個吻,一直吻到對方暈頭轉向了才肯放開。

 

  「在車上...要下車了。」吳邪喘息道,只看到張起靈輕啄了一下吳邪的唇,沙啞道:「你自己點火的。」說完,就直直摸到了對方股溝去。大概是昨日才做過,所以小穴並不難擴張。

 

  「你ㄚ的,這有」張起靈沒有管吳邪,直直朝那個點戳了下去,小穴又軟了三分。因為身下人太敏感,雖然他很想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看見自己在操吳邪,但轉念想想,吳邪這副模樣還是只有他見的著好。

 

  「吳邪。」張起靈突然靠得很近,溫熱的氣息撒在吳邪耳朵與頸部的交界,他立馬小小的顫慄了一會兒。這倒是那日張起靈無意間發現的,原來頸子也是吳邪的敏感之處,而且特別敏感,之後的日子裡,只要是做愛,他都一定會戲弄一下吳邪。

 

  「你ㄚ的。」倒是看身下人太吵了,直接給了吻下去,看擴張的差不多了,拉開兩人褲檔間的拉鍊,含糊道:「進去了。」吳邪眼一睜大,心罵道好你個悶大爺的。初期的痠疼感到有些不適,但直到張起靈整個深入時,吳邪的腦袋就炸開了,完全依循本能地隨著張起靈小幅度的擺動。雖然他們是在比較少人注意的地方,但還是不太敢放肆。再一站就要下車了,張起靈沒有放開吳邪的唇,輕輕一動對方就無止盡的顫抖,他不斷地用著自己的陽物刺戳著那個點,讓吳邪再一次咽嗚聲中釋放了出來。

 

  快感後,吳邪腦子又羞又怒,前面居然連碰都沒有碰就射出來了。張起靈被吳邪攪得很緊,一個機靈也射進通道內。

 

  「吳邪,下車了。」張起靈把吳邪跟自己都整裝完畢,拍拍還在恍神的對方。吳邪前面黏呼呼的,沒注意到後穴只要一動,就會有東西流出。他使勁夾才沒讓裡面的東西流出來。張起靈這時拍拍吳邪,在他耳邊低語:「不准去廁所。」

 

EN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