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公告版子】

感謝你的到來。

※希望沒有OOC,老張啞吧無誤,小邪是溫柔忠犬,之後會有老張的複雜身世(為什麼會被割舌頭的解釋)。

※我本來只想打短篇的,誰知道爆字數四千字,各位客官將就,棄坑。

※別盜文,轉發請通知。我就不鎖密碼了,別舉報啊。

 

 

---正文

注釋:老張因為是啞吧所以說話方式普遍是打字,對話沒有上下引號只有冒號。

 

(一)

 

吳邪認識張起靈好一陣子了。

當時也不過是「知道」這個人的存在。

 

這個人平時不說話,吳邪以為他啞了,私下給他取了叫悶油瓶的綽號,沒想到他是真的啞。

會真正認識這個男人,還是當晚的錯事。

 

但吳邪並不在乎,有時候錯的事情,會引導你走向對的路。

 

他們都是政府機構的高層人員,這位小哥叫張起靈,長的標緻,身材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上層那個Gay主管的菜。

當時年關將至,工作量簡直是平時的N倍,各個人都忙的焦頭爛耳。起初大夥都因為專注於做事而沒有理會這個新來的人,相處兩周後才發現,這人根本比電腦還要厲害。

有聽過雨人嗎?吳邪當下瞧見張起靈對數字的計算與靈敏度時,腦內除了想到雨人那驚人的計算能力以外,再也沒辦法思考。張起靈算的速度大概只差Excel函數表幾秒爾。

吳邪倒是常常去拜託他幫忙做報表,反正同個部門。起初吳邪差點沒被氣死,這人老不說話的,倒是主管告訴他,張起靈小時候被割了舌頭,說不了話的,吳邪才消消氣。

 

「怎麼,臉色難看,心疼他?」這主管就是吳邪的三叔,平時老笑話他。吳邪一聽這話就不爽,誰都知道他三叔跟外面的保鑣潘子有一腿,還到處去拈花惹草的,吳邪不喜歡。

「我沒像你這麼風流。」吳邪只是淡淡地說,他懶得跟這老頑固吵。

「不鬧你了,今個兒我跟潘子去老店喝酒,你來不?就算你不娶也該嫁了。」吳三省這話才講完,吳邪就大聲道:「那個Gay吧?不去!」。

 

實際上吳邪還真的去了。

吳邪嘴上老唱衰吳三省,其實心裏還是不爽的,就他那樣,怎麼會找到像潘子這麼癡情的傢伙?
之後的吳邪倒很感動他當日去了。

 

「我說,潘子。」吳邪灌了口酒,「我三叔這麼風流,你怎麼就對他癡情的要命?」

潘子拿著酒杯,輕輕笑了一下,「小三爺,你要知道,這世界上不是什麼都求回報的。」潘子也喝了口酒,「我沒念過什麼書,但是潘子我還是知道的。」

 

「知道?」

 

「我知道我自己就好了,還管其他?」潘子見吳邪的杯子空了,又給他酌酒,「後日就過年了,來,咱們喝!」這時候去廁所的吳三省已經回來了,看到這樣喝酒的畫面,不禁也加入了其中。

 

「侄子,我剛才看見公司裏的小哥,那邊。」吳三省指向了張起靈的位置,他看起來喝了不少,跌跌撞撞地走向廁所,用左手向後面戴墨鏡的男人比了制止的動作。

 

「三叔,我去一下?」

 

「好咧。」吳三省對潘子笑道:「這世界上的同性戀還真不少?說來,你剛才跟我侄子說的事兒,我都聽見了。」

 

「我…唔…」吳三省用唇抵上潘子的嘴,擁吻纏綿。

 

吳邪一進廁所就聽到劇烈的嘔吐聲。

只見張起靈蹲在離門口最近的一間坐式馬桶旁開始大吐特吐,吳邪聞了這酒味,肯定不知道被灌了多少瓶烈酒。

吳邪緩緩地前進他,但是張起靈還是發現了,早在吳邪踏出第一步時,張起靈就立刻回頭,眼神十分的銳利。

 

「小哥,你沒事?沒想到你會來這裏,剛才那個戴墨鏡的奇怪男人是你朋友?」吳邪笑著說話,他也喝了點酒,臉上有些紅潤。吳邪話還沒說完,張起靈就又回頭開始吐,也是,他是啞吧,怎麼可能說話。張起靈一直在馬桶邊待著,似乎沒那麼難受時又走去洗手台洗把臉漱漱口。

 

「那個…你需不需要我幫….喂!你沒事把老子我抵在牆上幹嘛!」吳邪被張起靈揪著領子抵在廁所的牆上,張起靈眼神非常的兇狠,力道也有加大的趨勢,吳邪眼看不妙,對方既沒說話,手又開始在自己身上胡亂摸來摸去。吳邪承認,這些日子他是因為工作而忽略欲望了,但是他覺得,被人摸幾下就頂起來還是太快了。

 

等到張起靈終於從吳邪口袋裏掏出手機,滑了幾個鍵,吳邪那三腳貓的密碼鎖就開了。張起靈打開記事本,打字後秀給吳邪看:你硬了?

 

吳邪氣急敗壞的說道:「對!你別想什麼,我是因為最近工作忙…」吳邪話都還沒說完,就見張起靈笑了一下。

 

「你笑起來很好看啊。」吳邪緩道。

 

張起靈看了他一眼,又秀出螢幕:你先幫我一個忙。

 

「我有什麼報酬?」吳邪立刻發揮以前還在當骨董商時的奸商性格,問道。

 

:我答應你任何事情。

 

吳邪立馬答好。

說不是被美色誘惑是騙人的,張起靈跟自己差不多高,身材卻比較壯,頭腦也好,長的又標緻,身為一個天生喜歡男性,又很久沒發洩的男人,這無端端不是個誘惑。

 

回神後張起靈又打好一面字了。吳邪看完內容,吞了吞口水,先是傳簡訊跟吳三省說先走,又握上張起靈的手走出廁所。

 

「呦,啞吧張你還真的泡到新歡了?」就剛才手機內容,吳邪知道這戴墨鏡的男人叫黑瞎子,似乎是把張起靈拖來喝酒的。黑瞎子丟給張起靈一台手機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倆。

 

「先走了。」吳邪看著這男人就覺得不太舒服,只是淡淡地說,然後把張起靈拉出酒吧,兩人站在門口時,吳邪走往隔壁的旅館:「走吧,你說答應我的。」

張起靈沒有驚訝,不過點點頭,也跟著邁步了。

 

一進房吳邪就把人抵在門板子上狂吻,舌頭探進去對方口腔時他楞了一會兒,才想起張起靈是沒有舌頭的,只有一點兒舌根。吳邪也不在意,只是繼續吻著。張起靈順著路把吳邪往床上帶,俯身上去就要吻人,又突然意識到了自己沒有舌頭這件事情,一拳砸向牆壁。

 

「小哥,你別氣,你這麼漂亮,沒有舌頭也是沒有關係…」吳邪又沒說完話,張起靈就用唇抵住他的嘴,僅僅是唾液交換的舉動吳邪也覺得無妨,反正只是今夜的臨時起意,也許往後不會再有交情。他小心翼翼地舔弄著張起靈的舌根,張起靈突然很大力往後退,壓到吳邪腿生疼。

 

「還會痛嗎?」吳邪不曉得這麼久傷口這麼久了是不是還會疼痛,小心翼翼的問著。張起靈其實早就不痛了,不過有點癢。他撓吳邪的腰,好讓他知道自己的感覺。吳邪身體本來就敏感,被撓了幾下,就大笑了起來。

 

「原來你是會癢?」吳邪玩味的看著張起靈點頭,又上去親了一口,「做這事你不會不願意吧?」

 

張起靈搖搖頭。

「為什麼?」吳邪又問,張起靈似乎是有點不耐煩了,直接的吻了下去,唇間放有力道並且不滿的咬著吳邪,像是在說:要做快點。

 

於是吳邪更加深入的吻了回去。唇舌擦過齒間,差點兒就沒氣。吳邪翻身,又把張起靈壓在身下,放開了他的唇,從脖子細舔到張起靈的乳尖,其中張起靈一直阻攔,似乎是想去洗澡,但是吳邪不管,只是一個勁的挑逗他胸前的紅潤。

 

張起靈還是沒放棄,繼續的抵抗,「你是不是想洗澡?」吳邪沒給他機會回答,一用力就將對方橫抱了起來。就是吳邪說對了,張起靈也沒折騰,只是讓他抱去。張起靈沒有很輕,身上有些肌肉,身子卻很軟。吳邪把他放在浴缸裏,水柱一沖上來就嗆的張起靈咳得沒邊,他一邊比著吳邪看不懂的手語一邊怒視著吳邪。

 

「小哥,不好意思。」吳邪把張起靈的衣服很快地給拖了,兩人的衣服就這麼打濕的在旁邊。冰涼的沐浴乳擠在掌心一坨,兩手一搓就貼在張起靈的身上。熱水跟沐浴乳形成了強烈的對比,冰涼的張起靈用喉嚨輕喊的支吾聲。他怒視著吳邪並且把對方反壓住,就像打架一般的,張起靈也把對方的衣服扯掉,吳邪這時候撐起身體,把張起靈又一次摁在牆上,用著有肥皂的手摸向張起靈的下面,怒道:「老子不信我治不了你,我現在就幫你洗澡。」他用手摳著張起靈的分身.逐漸立挺了起來,張起靈用著剛才噴到肥皂水略帶血絲的瞪著吳邪,心裏有一種甘願被奸的感覺。

 

張起靈被弄的舒服,用手臂抵著眼睛,吳邪已經把張起靈全身上下都抹一次了,到是忘了買潤滑液備用,這可真是一件大事兒,張起靈的後穴非常乾澀,怎麼塞還是一根手指。吳邪剛才還沒讓張起靈射,又把人家的手給抵著,他早就發出嗚咽聲了。吳邪只好將計就計,用著自己的手撫慰他的下體,嘴上輕輕吻著張起靈的耳朵。很快的,吳邪就發現了張起靈的弱點,他的耳朵特別的敏感。吳邪寵溺笑笑,轉頭又吻了上去,到是因為張起靈真的好看,透紅的皮膚比剛才還誘人。吳邪瞧著他的模樣,一貫冷靜卻害羞的樣子。誰也想不到自己同事發情起來會是這樣。他突然心裏有點爽,手速稍微快一點,張起靈才終於射出來。吳邪借著液體探入張起靈的後穴,終於可以開始擴張了,他探弄了會兒,沒多久,張起靈喘著粗氣,指向門口,意識要吳邪離開廁所。他倒在吳邪的懷裏,身上染滿了吳邪與沐浴乳混合的味道。

 

吳邪又再一次把張起靈抱到床上,這次他是再也忍不住了,前戲都他媽做了這麼久,老子我可是一開始就硬了。兩人身上還是濕漉漉的,吳邪用毛巾胡亂擦了擦張起靈的上半身,下半身到是故意留著剛才精液與水珠的痕跡,他故意在張起靈耳邊問到:「第一次?」張起靈沒有回答,顯然是默認了。吳邪不介意這些,畢竟光是看到對方忍隱欲望的樣子,吳邪覺得他就能出來一次。

 

「我進去了,待會痛的話你可以咬著我。」張起靈本來還想阻止,看到吳邪皺眉皺到青筋都快出來的樣子就隨他去了。這話一完,吳邪就立刻挺了進去,到沒有想像的難以前進,對於張起靈不過有些酸麻感,畢竟吳邪剛才真的是擴張了很久。吳邪先是抽差了十幾下,把張起靈的人從趴的扳過來,不忘問:「痛不痛?」張起靈搖搖頭,他快要被吳邪那慢吞吞的步調給急死,一臉冷靜的就動了起來。吳邪到是很開心,馬上又抽差了好幾下。

 

吳邪起初沒有頂到點,張起靈只有酸麻感,突然的一個挺進,直接戳到了對的地方,他整個人縮了起來,纏在吳邪腰際上的腳更緊了些,嘴裏發出了幾聲無意義的呻吟。吳邪知道地方對了,深入淺出了沒多久,自己快要射了,拔出來的那一瞬間,兩人的濁白就這麼交互染在對方的腹間。

 

「你怎麼被那個墨鏡男帶到酒吧?還有為什麼要我跟你假扮情侶?」兩人躺在床上休息著,吳邪為了解悶就問道。他這次沒忘記對方不會講話這事兒,順手就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張起靈打字。張起靈無力的抬頭,接過手機:他喜歡我。

 

「那還把你帶過去?」

 

:我不喜歡他,他非要我找一個。

 

「怎麼著,看見認識的你就找我?」吳邪有點不悅的道,老子沒逼你做,你當我是招MB(男男商業性行為)的?

 

:沒有,我覺得你很順眼。吳邪看完,不好意思地垂下頭,又看了看張起靈,笑道:「不介意的話,要不要試著在一起?我看你也順眼。」

 

:不要。這話一下來吳邪倒是有些意冷,他倆當同事也有一個月多了,怎麼著天天相處,互相還是有點好感吧,不得不說,張起靈雖然不能說話,臉長的好,能力也好,他吳邪娶人又不是要找個長舌夫。吳邪悶悶的就不說話了,起身要把張起靈抱去洗,張起靈就秀螢幕給他看:我不會說話。

 

「這不是問題,難道剛才我弄你不舒服?」

 

:這是問題。他看了吳邪一會兒,最後又無奈打道:你不可以後悔。

 

吳邪在張起靈嘴上吧啾了一口,笑道:「不後悔,咱們去洗洗。」

──TBC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好好看!有後續嗎><
    打氣打氣!
  • 已更動,目前封筆,未有後續。

    胡硏 於 2017/08/22 17:2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