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896205_838653889564408_8909719013579897176_n  

※我嚕出文來啦!!!!!!!

 

 

他兩人待在北京半日多,現在坐上了火車,主要還是確認張起靈今後的去向。

「我的計劃成功了,今日你已不再是張起靈,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活下去。」吳邪坐在小花幫他們訂好的火車硬舖上點了根菸,笑著對張起靈說:「你等會兒可以選一站你想要的,然後就下車,如果需要點錢跟物資,我也可以給你。」

「嗯。」張起靈坐在對面,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吳邪瞧,「我跟你走。」吳邪是沒多大的反應,站起身往後揮揮手,意示自己要去廁所。走到門前張起靈又說:「你還是沒變。」

後來吳邪回來時,張起靈一如既往地看著天花板兒,吳邪走到他面前,想也沒想就吻了下去。

這趟旅程很長,長到吳邪分不太清楚是真亦假。他打開家門,把行李放好,把自己的房間讓出來給張起靈,然後說:「還有房間,你先去睡。」

張起靈沒管他,懶得管。看著吳邪繞道客廳裡,自己也開門進房。走進去,首先看見的是窗簾,以及被窗簾遮住的落地窗。張起靈把簾子拉開,外頭的光就透了進來,有些亮,比洞裡亮多了。

再來他看到一面鏡子,隨意地拿起來照,頭髮在山下時就修過了,但還是有點長。張起靈還注意到了,鏡子旁有個合照,是自己、吳邪還有胖子的合照。

他閉上眼,躺在這個充滿吳邪的世界裡,瞬間毫無睡意。翻身下床,走到客廳,吳邪睡在沙發床上,捲縮在一旁。張起靈坐上去,指腹輕輕摩娑吳邪的臉。吳邪狡黠地睜開眼,早在張起靈開門之前,他就已經醒過來了。

「你真的老了。」張起靈閉上眼,另一隻手握住吳邪的手,然後拉過來吻。吳邪則是定住了那隻輕撫自己臉頰的左手,懲罰性的咬住張起靈的手指。他沒有說話,只是坐起身來吻對方。張起靈被吳邪壓在身下,就算唇舌交戰的激烈,仍然從容不迫。

吳邪看了看表,二十號,「今天應該是情人節。」

張起靈將吳邪的頭扣住,繼續舔拭對方的嘴唇,直到吳邪的唇漸漸發紅,才在對方的耳邊說道:「吳邪,我愛你。」
吳邪跨坐在張起靈身上,抱緊了眼前的他,看不見彼此的眉目,心卻貼得特別緊。

「吳邪。」張起靈微微勾起嘴角,安撫說道:「我在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