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09480_908898389206624_5568556373661880688_n  

*老梗玩不膩

 

這些天比較冷,吳邪跟張起靈在北京,吳邪實實地不想洗澡,張起靈這廝也是慣了,住哪都跟住家裡一樣,有吳邪什麼都好,才從浴室門一走出來,吳邪心不甘情不願地進去。

等到吳邪出來,張起靈已經開好暖氣了,房間裡盡是舒服,被子也暖烘烘地。他們沒說什麼就睡了,畢竟是連夜趕來北京的。吳邪這會五十好幾了,咋受得住火車的顛簸,睡的特熟。張起靈睡一下醒一下的,然後把吳邪攬在懷裡。

 

隔日一早五點多他倆就醒了,因為住著是解家的房,門外也就是解家的人。上下好幾位佣人忙著呢,順便張羅他倆老的早餐。黑瞎子在不遠處,但沒空理朋友,簽文件呢,外頭都說解家的文件差點要簽齊家人的性,但沒事,黑瞎子早就冠妻姓了,入贅嘛,吳邪是這麼戲稱著,但誰都知道是做了解連環的養子。解雨臣決定的事情,沒人敢反對。

吳邪他倆吃畢早餐,在佣人地催趕下渾渾地走入禮堂,吳邪拍了張起靈的肩膀:「你看小花長的多俊。」不見解雨臣人呢,倒是看見一張照片。喪禮是辦的浩浩大大,吳邪沒見過霍秀秀哭,也不知道她哭著真是難哄,這會兒沒有解雨臣哄她了。

 

這會兒也是第一次瞧見,黑眼鏡沒笑的時候,帶著墨鏡可真是難以琢磨表情,心機,吳邪如地想,這廝內人死了也要裝逼。

「您老還好?」吳邪打趣地問,「我沒怎麼,就是沒想到他先走了。」

「他說別給你知道。」黑眼鏡拿了一塊布,裏頭包著解雨臣戲用的髮簪:「他說下輩子還給你唱戲,就是不給我。」

「哦。」吳邪接過,「你也別難過了。」

黑眼鏡怔了會,苦笑說:「你才是別死撐了。」瞄了地下一眼:「這麼多菸蒂是幾包菸,也給爺來一根。」吳邪沒說話,眼簾垂下,兩人站在陽台抽菸,不言不語。

 

喪禮完後,吳邪跟張起靈又坐火車回杭州。一開始還好,吳邪睡著,可睡不太著,睡不著就想事情,吳邪問道:「小花說下輩子給我唱戲,你怎麼看?」

張起靈本來也在假寢,抬了眼說:「陪你演戲,一起當主角。」

吳邪笑著,挺好笑的,笑著笑著然後哭著不能自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