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612_20161022_163343.jpg

(三)

 

「走?」直到對方發話,吳邪才終於回神。他引領青年走到自己房間,職業地笑道:「這位小哥,你叫什麼名字,今日需要什麼服務嗎?」

 

「張起靈。」黑髮男子如此說道,也沒有跟吳邪講他需要什麼,只是逕自坐在了床上。他們又沉默了幾分鐘,「我去洗澡。」吳邪拿了衣物就走,反正夜還長著,對方若什麼也不幹,頂多就沒有小費,基本還是有錢。

 

等到吳邪從淋浴間裡出來,那個名叫張起靈的青年居然就這麼躺在他的床上睡著了。他一面不可置信,一面幫對方把被子蓋上。這樣貼心的動作並非吳邪對對方有任何感情,他只不過是覺得,白拿錢似乎不太好。

 

吳邪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熟睡的張起靈,他小心翼翼地撥開對方的劉海,盯著對方俊俏的臉,內心滿是不解,這人年紀看來不過二十,恐怕跟自己是一樣的年紀,怎麼會來這樣的地方?吳邪靠著椅背,不知不覺地居然也睡著了。

 

吳邪醒來時天還沒亮,床上的人卻已經離開。他動了動已經僵硬的脖子,發現桌上有張紙條,上面寫著「下次我來,幫我說謊。」,字體非常娟秀,有別於自己兒時學的瘦金體,對方的字稍微陽剛一點。

 

不過最讓吳邪好奇的,還是內容。

 

要說什麼謊呢?

這個人是誰呢?

 

吳邪決定不去想,吃早餐去。

 

(四)

 

時間又過了一周。

吳邪算一算,他入這行是十五歲,如今已做三年卻還是逃不出這種環境。雖然說幹這行,一輩子也別想有多好的工作。吳邪只希望能快點把當初三叔欠下的錢債還完,自己能夠去找份正常的工作餬口。他不奢望未來,因為他也不覺得自己擁有現在。

 

待在妓院的日子總是煎熬。

 

今晚他洗完澡,馬上又有客人上來。週五晚上比較需要陪酒,他還沒吃東西就被一個少年攔下,吩咐要快去包廂。

 

「小邪,你吃了沒?快去包廂。」一個長的標緻的少年問到,他身著粉色衣裳,身上有淡淡的體香。

 

「還沒,小花,你呢?」吳邪看著他頓了一下:「今日是不是有大手筆?」

 

「你去換點體面的衣服,上週不是有一批人來嗎?今日他們包場。」解雨臣看對方還愣著不動,不知道在想什麼,又道:「我剛剛弄了點吃的,放在廚房,你記得吃點,你胃不好,空腹喝酒肯定鬧胃疼。」

 

吳邪以一種「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」的眼神看著解雨臣,點點頭,屁顛屁顛的跑去換衣服了。解雨臣看著吳邪的背影,總覺得他明明與自己同歲數,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。解雨臣八歲就被賣進來了,看見人世間無數冷暖,自是比吳邪成熟一些。這個世道男妓猖獗,民風紊亂,很多父母或長輩會將自己孩子賣去妓院,好拿取那一點點金錢過日子。

 

解雨臣知道,就算是如此單純的吳邪,也對這世道恨之入骨。他們帶有的恨意是他們的共通點之一。想到這,解雨臣搖搖腦袋,繼續走往包廂。

--TBC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