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612_20161022_163343.jpg

(十五)

 

吳邪才出了醫院,張起靈就躺上病床了。他的傷從右胸口向左下蔓延直到腹部,紗布纏了大半個身體,看起來倒是挺心驚動魄的。吳邪出院後回到過妓院,沒想到出來的居然是這副光景。

 

「你怎麼回來了?」王姨驚訝的看著吳邪,手裡拿著小刀片磨指甲。她臉上的胭脂還是一如既往地厚,才讓吳邪回神過來,這裡就是「子」妓院。

 

「怎麼這樣問?」

 

「你被那個傻子買了,你不知道?」王姨瞇眼笑了起來:「他倆出的價,我都可以收店享福了,這兒之後會轉手。」

 

「他倆?」吳邪疑惑問道。王姨眉眼笑開,「花子(解雨臣),就是那個戲子,被帶著墨鏡的人買走了。」

 

黑瞎子?吳邪非常的不解,小花什麼時候跟那一坨黑黑的人惹上了關係?但在張起靈醒來前他無法問話,而現在被買走了,他又哪兒也不能去,索性就待在病房內,當個看顧人員。

 

張起靈就這麼昏睡了整整兩天。

 

在張起靈醒來的前一晚,他好像做夢了,臉上不停的冒冷汗,眉頭也皺起來。吳邪本來想準備睡了,才鋪好躺椅,打算看看張起靈有沒有異狀,手就一把被抓住,力道大的他不得動彈。

 

「小哥,你醒了嗎?」張起靈眼睛還是閉上的,吳邪用另一隻手在張起靈眼前揮動了幾下,覺得他可能是在作夢,才想抽出自己的手,張起靈的手又握得更緊,口中呢喃道:「他們都走了,沒關係,只有你」突然一個重拉,吳邪栽倒在張起靈的身上,吳邪有些害怕壓到他的傷口,想起來卻被抑制,就聽到張起靈低沉的聲音與他的胸腔共鳴:「吳邪,你不能走。」

吳邪覺得他的全世界都燙了。

他的面頰還貼在他起伏不定的胸口上,被握緊著手腕漸漸感覺不到力道。

 

這人真的是在睡覺嗎?吳邪站直身,拉開旁邊的椅子,坐在病床邊,一夜也沒闔眼。他不是單純的聽話而已,或許吳邪他,也不想要離開張起靈的身邊。

 

(十六)

 

張起靈睜大眼瞪著天花板,白皙一片,如同他看見的吳邪一般。他看著吳邪趴睡在他的腳邊,似乎是坐了一夜。才想開口,又不忍叫醒對方。

 

張起靈突然困惑起這種矛盾的心情。

 

於是他繼續裝睡著,吳邪醒來他也沒睜眼。一直到吳邪坐的那張椅子格格價響,他才意識到吳邪要走了。

 

「你不能走。」他的語氣裡帶點不自覺的害怕,明明他是如此聰黠又自信的人。他突然想到昨夜夢裡,那個漸行漸遠的吳邪背對著他不斷地走,他如何跑也跟不上;又想起吳邪被刀刺中背部,儘管他知道吳邪不會死,但就是忍不住地失控。

 

張起靈什麼都不怕,只怕吳邪會離開他。不曉得為什麼,他就是沒有自信能夠留住吳邪。

--TBC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