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612_20161022_163343.jpg

(五)

 

吳邪還來不及找到解雨臣所說的晚餐,就被王姨拐進包廂裡了。他挨著張起靈身旁坐,堆起滿臉笑容。那笑容他自己都覺得假,可是不行,總得喝喝酒,果然沒一會兒,他的胃就開始痛了。

 

「小哥,你要我說什麼謊啊?」吳邪忍住痛,假笑道。對方看了他一眼沒再說話,吳邪就覺奇怪,良久才想開口,竟然聽到對方愣愣一句:「蛤?」

 

沒有表情的發聲真是太令人疑惑了!吳邪突然起了念頭,該不會,這小哥是個傻子?

 

「阿,那個,那個人你過來。欸,你們出去,張起靈留下。」長相稍顯剛毅的男子醉了,他指著吳邪,又指著另一群人道。吳邪這時才發現這個男人與張起靈的神情有幾分相似。他唯唯諾諾的走了過去,一把就被攬下腰來。

 

「我叫張海客,我說阿。」男子突然靠著吳邪耳邊,壓低音量道:「你上次是服侍我弟弟的男妓對吧?就是那個傢伙。」對方指向張起靈的位置,張起靈到沒有轉過頭來,也不拿酒,繼續靜默地坐在他的位置上。

 

吳邪愣然,只有能力回答:「是。」原來這個人是張起靈的哥哥嗎?

 

「他上次有對你做什麼?」對方問到,可他表情卻不像問情事,在吳邪這年紀來說,雖然他是個妓,卻也有點什麼羞恥,還做不到淡然。吳邪突然想到紙條上的內容,說謊?該不會,要說的就是這個?

 

「有。」吳邪脫口而出的答案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。此話才一出,那男人居然笑的猖狂,個把淚都笑出來了,他邊抹眼睛邊道:「張起靈,你這傻子居然也會做?」男人走到張起靈的面前,揪起他的衣領,臉貼著臉,眼珠子不曉得是因為發怒又或是酒精而染紅,「你是個傻子,你不能夠管理公司。」

 

「可是憑什麼!」男人突然把對方重重的摔到地上,張起靈摀著背艱難的爬起。吳邪早就看的傻了,被這樣一嚇,才趕緊去扶著張起靈。

 

「從小,我的成績就是最優異的,年級前十,憑什麼父親就把總裁的位置給你這個中等生?而我只能做你的小助理?」男人失控的看著地上,眼神沒有聚焦。這時張起靈已經站起來了,他撥開了吳邪的手,抬頭望向對方。

 

「張海客,我餓了。」吳邪聽到對方這回答,發怔地看著張起靈,他覺得這叫張海客的男人八成是要吐血了。

 

(六)

 

吳邪看到那張海客面部肌肉緊繃,又吸氣、吐氣了三大口,讓他想起電視裡撥放那些孕婦生小孩的情景,差點沒憋住笑。這時張海客指著吳邪正經道:「你,你去跟王姨要炒飯給這傢伙吃!錢拿去。」吳邪接過錢,前腳剛踏步,又被對方叫住:「你的名字叫什麼?」

 

「吳邪。」

 

「無邪?我還天真呢,這裡居然有人叫這樣的名字。是真名?」張海客困惑道,畢竟妓院的人通常都會替自己取個小名。

 

「是真名。您還是叫我吳邪就好。」吳邪答道。這時張起靈不知怎麼的已經走到吳邪身旁,拉了對方的衣角,兩人身高並無差多少,張起靈的雙眼就這麼直直看著吳邪的棕色虹膜。他訥訥道:「餓。」

 

「去吧。」張海客發話了,他整個人癱在沙發上,左手臂放在眼睛上,嘴裡咕噥:「我拿他沒轍阿。」看完這場景,吳邪趕緊把張起靈給拖去廚房,王姨鐵定是去招呼貴客了,張起靈這批到還不常來,給的小費也不算多,自然只要交給他們應付應付就好。他只好自己給張起靈弄了炒飯,也給自己上了一盤,兩人回包廂吃,張海客已經不見了,估計是不知道醉哪去。他們又吃了十分鐘有,期間沒再說話。吳邪都快吃完了,張起靈才道:「你的小名叫什麼?」

 

吳邪被這問題嗆到,整個人縮成一團,劇烈咳嗽,張起靈也愣了,伸手就想拍他的肩。這時吳邪已經緩了,面色還有些通紅:「這妓院不是叫單名一個字『子』?」

 

「嗯。」

 

「其他人不是都叫什麼子的,比方紅牌叫允子。」

 

「嗯。」

 

「所以我叫....我叫

 

「邪子?」張起靈這話才一說,吳邪整個人激動了起來,大叫道:「不要叫這個名字!你

 

「我沒說不好聽,你別激動。」張起靈說這句話時嘴角略微勾起,吳邪看著又愣了,問道:「你不是傻子?」

 

「噓。」張起靈面無表情,但是兩人靠得很近,他的嘴唇都快貼上吳邪的耳朵了,「我裝傻的,這是秘密。」

 

「你你不要靠這麼近。」吳邪馬上又後退了幾個位子,似乎是他的反應太有趣,惹得張起靈玩心大起。畢竟他也是男人,有慾望或是跟隨現代風潮,都還是正常的。

 

「我哥哥給你多少?」張起靈問道,慢慢走向吳邪。

 

「三百五.(人民幣)」

 

「我出兩倍,答謝你。」這時他緩緩靠近吳邪的耳旁,「謝謝你今日幫我說謊,我很開心。」

 

「不不客氣。」吳邪唯諾道,身體有點不自覺得顫抖。張起靈嘴角似若有無的勾了勾:「若要給錢,今晚得爽。」

--TBC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胡硏 的頭像
胡硏

隨地吐談

胡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